一窺喬埃.波默拉的劇本創作

藉舞台書寫人性中最深層的矛盾

波默拉的劇作充滿矛盾特色:簡單故事卻承載複雜內容、寫實風格卻充斥奇幻場景、平淡的日常卻暗藏詭譎的變化。波默拉一直在通俗的框架下尋找最強烈的衝突與力量,他小心翼翼地維繫尋常和詭異之間的平衡,挑戰觀眾對日常的觀感,讓他們自行辯證個人與群體之間的關係。他的作品就像一面稜鏡,反射出現實多元、矛盾的面相,他追求的真實並非可以理解的情境,而是一種複雜的感受。

 

文字 王世偉 巴黎第三大學劇場藝術博士

1963 年出生,喬埃.波默拉(Joël Pommerat)19 歲以演員身分展開劇場生涯,23 歲投入寫作。1990 年他成立路易.布霧亞劇團(Compagnie de Louis Brouillard)(註1)。2003 年起,該團每年至少推出一齣製作,尤以 《世間》 Au monde(2004)、《一隻手》 D’unes seule main(2005)、《商人》 Les Marchands(2006) 3 部曲,讓法國觀眾認識該團對家庭、權力關係、工作與生存的深刻探討。從 2004 年的 《小紅帽》 Le Petit Chaperon rouge 開始,波默拉一系列的童話改編更突顯他作品老少咸宜的特色 。無論是藉由秀場鋪展的《我顫抖I & II》 Je tremble I & II (2007-2008)、穿梭在不同時空的 《圓圈/虛構》 Cercle/ Fictions(2010)、游移在現實與夢境的 《我的冷房》 Ma chambre froide(2011)(註2)、兩種時代對照的《偉大且傳奇性的商業故事》 La Grande et Fabuleuse Histoire du commerce(2011)或拼湊各種愛情面相的 《兩韓統一》 La Réunification des deux Corées(2012),波默拉一直用近乎人類學家的眼光,省思當代的眾生百態,以寓言手法勾勒出現實詭譎的一面。

Joel Pommerat

劇本寫作與演出發展相輔相成

當紅的波默拉被法國戲劇界視為重視集體創作的「舞台作者」,他與設計、演員密切工作,精心雕塑角色、戲劇內容與舞台情境。對他而言,文本只是眾多舞台元素的一環,它會隨著表演、空間、燈光的變化慢慢地成長。劇本寫作與演出發展相輔相成,是經過無數排練錘鍊、累積的成果。波默拉的創作過程大約可分為 4 個階段:

1. 創作計畫研發

一部作品的誕生通常只有一個標題,波默拉刻意保留其開放性,讓計畫能夠慢慢成形。某些劇本從經典作品出發,例如: 《世間》 最初的構想取材自契訶夫 《三姊妹》 中角色的貴族地位、《圓圈/虛構》 中的某些場景則延伸 《馬克白》 裡的權力鬥爭、《我的冷房》 則依照布萊希特 《四川好女人》 中主角沈德的雙重性,鋪展辯證情節。但波默拉的劇作絕非改編,而是從經典中汲取靈感,發展出與原作截然不同的故事。

2. 制定舞台空間

舞台空間是劇作家想像的起點。一旦計畫想法趨於成熟,波默拉即與舞台、燈光設計 Éric Soyer、音樂設計François Leymarie 展開討論,慢慢建構舞台空間、燈光氛圍和聲音效果。

3. 閉關思考

與設計初步討論後,波默拉開始長達 2 至 5 個月的獨自思索,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。期間,他並不會創造出任何對話、角色和劇情線索,只會隨機記下靈感和想法。排練前,波默拉結合所有想法,將其與演員特質、劇場空間和音效一併考慮進去,整理出一或數個方向,慢慢勾勒出劇情的輪廓。

4. 排練發展

表演者是波默拉創作劇本最基本的材料,與他們長達 3 至 4 個月的工作是他真正開始投入寫作的時間。排練開始,場上已部署好初步的舞台、燈光裝置,服裝和音效也大致底定。初期,波默拉提供演員們一些毫無結構的隻字片語,要求他們記下所有台詞,並融入其中情境。演員的即興並不在於塑造角色、發展對白,而是要探索整個舞台空間,找到進場、說話時合適的姿態與時機。波默拉的創作並非複製演員即興的內容,劇本中只會出現他們發展的一、兩句話。他重視的是演員在場上真實的存在,要尋找他們「吐露第一個字之前,身體在現場引發的衝擊。」他要求演員不能演繹台詞,而要把握開口那一瞬間真誠的力量,讓每一個字、每一句對白都承載它當下表達的重量。劇本的完成是集體工作的結晶。排練當天早上,波默拉會依自己的想法,重寫撰寫前一天發展的內容,下午隨即讓演員排練新的文本,延伸情境。在即興發展與劇本創作一來一往間,戲劇架構慢慢成形。在演出期間,波默拉仍持續修改文本,直到出版,他的劇本才算定案。

 

(欲看全文請購買 《PAR表演藝術》 雜誌 2015 年 11 月號 275 期,免費下載 《PAR表演藝術》 APP)

Catégories : 戲劇

Commentaires